a
教学”四个角度入手全面回顾诸乐三的创作经历和艺术人生
2022-08-06 19:33

  提到诸乐三,咱们或许会想到诗书画印四全,会想到“浙美三老”,会想到篆刻教育事业,也或许会想到一位厚道、低调、仁义的老先生。
  
  1902年,诸乐三出生于浙江孝丰(今安吉)鹤鹿溪村,本年是这位老先生的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2022年8月6日,“艺者仁心——留念诸乐三诞辰120周年艺术展”系列展首场展览在北京画院美术馆盛大展开。
  
  为留念诸乐三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我国美术学院、西泠印社、北京画院、安吉县人民政府一起主办了此次系列留念活动,系列展共分为北京、安吉、杭州三站。北京画院的这次展览也成为留念诸乐三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系列活动的首发站。
  
  此次展览共汇集了诸乐三著作九十余件,从“诗文书画有真意——诗画”“山川灵秀集腕底——书法”“博雅通达求巧意——篆刻”“以艺为家门生芬——教育”四个视点下手,全面回忆诸乐三的创造经历和艺术人生。
  
  此次系列展是诸乐三著作的初次集中露脸。展览的总策划、我国美术学院教授卢炘介绍道:这次系列留念活动从2020年开端准备,展览是在系统梳理了诸乐三的年谱以及诸多艺术研讨根底上举行的,其间诸乐三的家属提供了很大的支持。留念活动发动的一起,浙江人民美术出书社特别推出诸乐三相关的系列图书共七本,具有很高的学术研讨价值。
  
  1956年,诸乐三创造了这幅《紫藤》。画面中,紫藤弯曲盘郁、任意成长,富有雅趣。他将书法的篆、隶、狂草融会贯通于画面之上,使得著作淳厚而灵动,雅丽而天然。紫藤是1956年前后诸乐三创造的重要主题,可谓一绝。
  
  诸乐三的花鸟画十分耐看,粗看时或许会感到与吴昌硕的风格面貌挨近,但细细研讨会发现,诸乐三在深耕传统之中有自己的拓宽。
  
  1920年代,18岁的诸乐三初次随二哥诸闻韵到上海,由于诸吴两家为姻亲,二人就住在了姨公吴昌硕家,也是在那个时候,诸氏兄弟拜吴昌硕为师。
  
  诸乐三原名“乐山”,“乐三”其名便是出自恩师的主张,源于孔夫子的“益者三乐”——“作人之乐、诗书画事之乐、篆刻之乐”。
  
  入住吴府之后,诸乐三跟吴昌硕朝夕学艺达七年之久。七年之中,吴昌硕帮诸乐三改画、改图书印章、改诗赠诗,使得诸乐三在诗、书、画、印四个范畴全面承继了缶翁的综合成就,更用其一生将吴派艺术面向新的高峰。吴昌硕曾叹:“乐三得我神韵。”
  
  诸乐三由于深受吴昌硕影响,深谙以金石入画,与古为徒之道,一起又能吃透缶师精髓,另辟蹊径,开立异局。
  
  他的绘画注重画中有诗,以为在绘画前要有诗意,然后生发画意,著作上多有题画诗,诗意与画境互为点化生发,相辅相成。而画面上浓墨的铺陈与艳丽颜色的渲染,以及突破传统文人画体裁的选择,都成为诸乐三绘画中独树一帜的风格。
  
  《白鸡红柿》是诸乐三探索体裁立异的代表著作之一,咱们能够看到,一只红蜻蜓停在了一株西红柿的叶子上,正在园中闲逛的白鸡扭头留意到了它,鲜活生动、野趣横生。
  
  这类农村生活体裁的构思,在大写意绘画中时十分稀有的。山水野卉、果蔬鸟虫出现在花鸟画中,其构图和传统文人画的梅兰竹菊主题不一样,体裁立异十分不易。
  
  诸乐三出生于安吉县的小山村,又有过下乡的体验经历,所以在他笔下,棉花、玉米、红柿、稻穗这些我国画难以表现的体裁都得到精彩的出现。
  
  我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点评诸乐三的体裁立异时说道:“不仅以接近天然民生的乡土物事拓宽了花鸟画的意蕴与情致,更从普通日常之物中兴宣布一种清真古拙的人世情味。”
  
  1961年8月,“浙美三老”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在瓯江消暑,协作完成了这幅《春风颂》。款识处记下了三人的分工:“天寿石,茀之牡丹,乐三水仙并记。”
  
  这样的著作关于三老来说并不稀有,画作留下了一段同路佳话,也记录着我国美术学院重生和我国美术教育展开的历史。
  
  三老的绘画都受到吴昌硕的影响,但是由于性情有别,三人创造风格各异。潘天寿“造险破险”,沉雄博大,更具有现代认识;吴茀之丰盈刚健、亭亭玉立,可谓诗书画“三绝”;而诸乐三则深耕昌硕文明,得诗书画印“四全”。
  
  早在1923年,诸乐三就在吴家与潘天寿相识,而真正与之合道一起打出一番天地,是在抗日战争完毕之后。战后国立艺专复员回杭,时任校长的潘天寿发函邀请诸乐三。1948年,诸乐三应聘就任,从此再没有离开过这所校园。
  
  “三老”友谊深厚,志同路合。作为潘天寿的左膀右臂,吴茀之和诸乐三发挥了很大效果,在人山花分科教育、树立全国首个书法篆刻专业等方面,三人一起协商,一起实践。他们的艺术思维和教育思维高度一致,都注重传统功力的培育,并主张在传承中有所拓宽。
  
  在此之后,潘天寿陆续聘来顾坤伯、陆抑非、陆维钊、陆俨少、沙孟海等名师,名家齐聚,济济一堂。在“大师团”的带领下,浙美我国画教育渐成规模,培育出一代代优秀的书画家、教育家。
  
  在百废待兴的年代,艺术教育也是一场攻关。如上所述,“浙美三老”一起建造我国画的教育系统。其间,诸乐三关于篆刻的教育奉献特别大,他是将篆刻引进大学讲堂,创立篆刻学的代表人物。
  
  其实,从1922年任教于上海美专算起,诸乐三从教的时间足足逾越一甲子。1922年,诸乐三到上海美专为诸闻韵代课,成为了这所校园最年轻的国画教师。他不爱讲话,上课时以当场挥毫、示范教育为主,受到学生好评。
  
  后来他先后在新华美专、发达艺专任教,直到1948年来到杭州国立艺专(现我国美术学院),教授过花鸟、书法篆刻、古文、画论、诗词题跋等多种课程。
  
  诸乐三对现当代艺术院校篆刻学建造具有无足轻重的效果和奉献,他参加起草了新我国高等美术教育史上第一个本科书法篆刻专业的教育大纲,让这门传统师徒相授的艺术形式在现代教育讲堂得以实践。他还力求在书法教育中树立博雅兼通的学术系统,培育出具有会通与思辨能力的学子。
  
  年近八十岁的高龄时,诸乐三在浙江美院(现我国美术学院)敞开了书法篆刻的研讨生教育,为我国教育史拓荒新的篇章。
  
  在书法篆刻方面,刘江、朱关田、王冬龄、邱振中、祝遂之、陈振濂等名家都受过他的熏陶和教育;而在绘画上,人山花的名家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顾生岳、宋忠元、王庆明、吴永良、吴山明、马其宽、徐家昌等都接受过他的教训。可谓门生满全国。
  
  1959年作《桃花》 款识:万斛胭脂点染新,秾英灼灼擅芳春。春风披拂宜人意,何事仙源更问津。一九五九年清明后三日写于宝石山麓,希斋诸乐三并句。钤印:希斋日利(朱)、乐三之印(白)、既寿(朱)
  
  “何药能医国,踌躇见性真,后天扶气脉,本草识君臣。鹤鹿有源水,沪江无尽春,霜红寻到否,期尔一流人。”这是吴昌硕曾赠给诸乐三的一首诗。
  
  这里的“霜红”是指清代的傅山,他不光博通经史,长于书画,还精通于医术。以之作比正是由于,诸乐三除了艺术与教育,还是一名中医,曾入读上海中医专门校园,行医问诊二十三年。
  
  医艺相通,在诸乐三身上能够归结为一个“仁”字。所以,卢炘以“艺者仁心”概括了诸乐三为人、从艺的品质。
  
  “艺者仁心——留念诸乐三诞辰120周年艺术展”首展将持续至9月18日;第二站将以“诸乐三与他的安吉朋友圈特展”为主题,计划于2022年10月在浙江省安吉县的诸乐三艺术馆(安吉县博物馆)展开。
  
  而收官站将回到杭州,回到诸乐三从教三十余年的我国美术学院,在我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为此次系列留念活动画上句号。
  
  诸乐三(1902—1984),原名文萱,字乐三,号希斋。浙江安吉人。自幼酷爱传统艺术,后赴沪求学,师从吴昌硕。
  
  先后在上海美术专科校园、新华艺术专科校园、发达艺术专科校园、国立艺术专科校园任教。历任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浙江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西泠书画院院长等职。
  
  诸乐三兼擅诗书画印,篆刻以秦汉古玺化出,参以古籀甲骨,自成雄壮朴茂之面貌。书法得力于钟繇、“二王”、倪瓒、黄道周诸家及汉魏名碑,行草书凝炼道劲,潇洒自如;篆书取法石鼓,兼收钟鼎、甲骨之意致,风格共同。花鸟画深得吴昌硕之神韵,于青藤、白阳、石涛、八大、任颐等亦皆有所撷取,用笔苍劲郁勃,设色古艳新鲜,熔诗书画印为一炉,承继和展开了吴派艺术。出书有《诸乐三书画篆刻集》等。
  
  得书悉起居胜常,欣快无似。弟西上,期约在本月半后,惟无同伴,殊孤寂耳。兄天才逾越,兼以各项根底渊深,一着手即能超人一等,近日从事山水,亦定能获心得于不落凡近之处。弟又何敢有奉献也。(前兄所临吴伯滔纪游画册,实可取材。)(茀之有信,仍住永安未回浦,其通信处为福建永安下岭省立师范专科校园。)弟此次极盼兄同行,一可免路上孤寂;二则到校后对弟学识方面有极大之促进;三对艺校中画系于弟多一联手,而兄终不肯远移文旌,实弟无福缘也。然否?耑覆即颂春祺。弟寿磕头三月五日午”

书院简介
经过多年的筹备,在政府有关部门和书画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于2010年成立了大陆书画院。本院办院的宗旨是:“弘扬祖国大陆传统书画艺术,促进大陆与港澳台及海外华人书画艺术家的合作交流”。聘请海内外华人书画艺术名家为本院院士,创作出大批优秀的书画精品奉献给有较高鉴赏力的藏家,为中华传统书画艺术的发展及传播做出我们的贡献。
Copyright © 武威市书画院 wwmsg.com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